徕小铬

迷失在混乱、浮躁中的不安分的心,何时才能寻找到那份宁静。

舒服的天气,春夏之交,一杯dirty,一天就过去了。

金环小镇苏兹达尔,童话般的世界。

🇷🇺神车,好想来一辆。

历史什么?在此之前,感觉只是课本上难以记住、梳理不清头绪的人物与事件,仿佛历史就被这几个人物主宰、撰写,与我何关?只到我将手放在那无比巨大、写满沧桑的树干上,此时才仿佛领悟到什么是历史。历史就是,你我都化为时间的炮灰,它还在那屹立不倒,俯视世间的沧桑变化。

徒步雨崩,很多年前就知道这个地方,但也没有想过要去。假期临近,抓耳挠腮想起这个地方,算是再去一趟香格里拉的充分理由。这一路过来,连日的阴雨天让从香格里拉到德钦的路途变得艰难,充满变数,在经历塌方堵车,不得已走老路绕行的情况下,终于在坐了七小时班车后到达了飞来寺。飞来寺对眺梅里十三峰,好惨,云雾弥漫,难道要重演呼风唤雨的悲剧?好吧,我淡定了。凌晨,临时组团的小伙伴,在群里吼了一声,楼顶拍银河,顿时打了一剂强心针。要说银河,也挺惨,伴着霓虹灯渲染过的前景,抢拍了两张,怎么看都像舞台上人工烟雾制造的似梦非梦的景象,接着雾气又布满山谷,也罢,起码对明天的天气有所期待了。第二日,一早就爬起来等日照金山,山岚依旧不依不饶的缠绕着山巅,只露出一点冰川,太阳出来了,草草撒上一层金黄,十三峰便又隐匿在浓雾中,但是预感今天天气还是应该适合徒步。乘车前往西当途中,浓雾渐散,十三峰时不时露出脸来,整车的气氛就这样被点燃。一路欣赏着若隐若现的雪山和澜沧江景色,很快就到了徒步起点,背上背包开始悲催的徒步。跟每次徒步一样,转不完的弯,上不完的坡,西当到老真垭口这段也没景色可看,只是很专注的走着,不敢休息。我一直不喜欢走到最后当尾巴,但这次背的器材和其它杂物注定让成为了尾巴。轻装简行对于每次出门都会纠结带几个机器的人,简直就是灭绝人性的建议,宁愿自己累点也不能少带,活该被累得双腿抽筋,酸爽无比,要不是几个热心的小朋友的帮助,还真不敢保证不摔下边坡,后面的行程就是各种跟双腿抗争的过程,也在反思到底是不是要带那么多东西。拼了老命,终于到了垭口,下坡虽然费腿,但还是看到了希望,而且雪山大方的给你看,知足了。对于我来说,真体会到腿在十八层地狱,眼睛却在天堂原来是这样。